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登頂內地影史動畫電影票房

  恐怕還為時尚早。導演餃子曾對中新網記者說,在做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過程中,天天都是困難,就沒有不困難的東西,公司都要垮掉了。

  片中,江山社稷圖四人搶筆這個景的草圖就做了2個月,總耗時4個月。片中的特效找了20多個特效團隊才完成。

  有媒體報道,申公豹變豹子頭的特效,不到5秒鐘,導演“死磕”了兩三個月。有個特效師因為磨了兩個月都沒通過,選擇辭職,結果換了家公司還是被《哪吒》找上門。

  2015年《大聖歸來》的票房很好,導演田曉鵬曾以為,做第二部片子會好很多,結果還是跟第一部片子的狀態差不多,很多事情還是要親力親為,沒有成熟的團隊幫他做到一個更好的流程。

  另一方面,國產動漫仍然印著“低幼”的標簽,在很多觀眾看來,國產動畫片就是給小孩看的。盡管從《大聖歸來》到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故事內核都是成人化的。《大護法》在上映前,還對影片進行自主分級“PG-13”,即建議十三歲以上觀看。

  但從市場來看,做“合家歡”的電影還是票房制勝的關鍵,這樣才能帶動更多的觀眾來觀影。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能取得現在的票房成績,也與它能夠吸引全齡化的觀眾有關。

  《大魚海棠》的導演梁旋曾說,在12年的創作時間中,困擾他們的主要有三個問題:第一個是怎麼夠到他們心目中好電影的標准,第二是人才,第三才是資金。

  他說,中國動畫產業人才嚴重斷層。他們招募團隊時,有才華的未必有經驗,有經驗的未必有才華。

  在他看來,創作者和技術從業者都需要好作品來鍛煉成長,而讓整個行業有越來越多好作品,和越來越多人才,大概需要5到10年。

  《哪吒》的出品方彩條屋影業CEO易巧也有類似的觀點,他認為,現在國漫還沒有形成產業,隻能說是產品。

  他曾說,動畫行業現在最缺的不是技術和資金,就是作品。作品數量上去了,大家的經驗才能豐富。在他看來,國產動畫的年票房達到50億的時候會是一個分水嶺,當達到80億到100億的時候,才能稱得上是相對成熟。

  而餃子則認為,當大家不說國漫崛起的時候,它就真崛起了。“我們從來不會說高鐵崛起,因為高鐵已經領先了,大家把它當必需品。當國漫成為一個普通的必需品時,就是崛起了。”

  有觀眾說,看到《哪吒》片尾,全國有多家動畫工作室參與制作,就像龍族都把最堅硬的鱗片和希望交給了敖丙一樣。